近日有位暴雪娛樂的前員工 Jules Murillo-Cuellar 在TwitLonger 網站上發表了一則篇幅相當長的文章,並且在文內指控,他在暴雪工作以來受到的一系列關於種族歧視的事件,更表示因長時間處在這樣的氛圍中工作,曾導致自己得到重度憂鬱症,甚至一度產生輕生念頭。

來源:TwitLonger

Jules Murillo-Cuellar 所撰寫的這篇文章「我離開暴​​雪娛樂的真正原因:種族歧視與霸凌」篇幅相當長,在文章中他寫道,在 Jules 被轉調製電競業務營運團隊之前都一直遭受著種族歧視與霸凌,也就是在 2016 年 的 4 月 到 12 月的期間,當他在《爐石傳說》官軍巡迴賽電競部門工作時,發生了一連串種族歧視職場與霸凌事件。

Jules 在文章中控訴了暴雪娛樂的策劃經理 Gemma Barreda,他表示這位經理不僅經常拿Jules 墨西哥裔的身分來開玩笑,更指控 Jules 是位沙文主義(大男人主義)者。「這些關於『墨西哥裔』以及『大男人主義』的玩笑越來越頻繁,令我陷入瘋狂的情緒之中。」他在文章內提到,當時他被診斷為重度憂鬱,伴隨而來的是焦慮、神經失常等症狀,最後甚至有了自殺傾向。

而除了種族歧視的問題以外,Jules 也提到工作分配的問題,他表示當時的工作期間經常加班至凌晨兩三點。這篇文章中不僅顯現了Jules 當時的無助,更能從中了解,這樣的大公司似乎或多或少都存在著這樣的職場霸凌,先前 Riot 也曾被多位員工指控公司內部的嚴重性別歧視問題。

這次Jules 選擇寫下這篇文章,他表示這對他來說不僅是為了能夠得到解脫,更想以一位少數族群的身分來述說他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