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小巨,台東人,皮膚黝黑,熱愛衝浪,成績是衝斷朋友的 2 張長板。方過 30,笑起來仍是齜牙咧嘴,整張臉的肌肉都在嘻笑間扯動。自雇工作者,職稱為「刺青工作者」,但身為工作空間內唯一一名生理男性,不小心就兼差成為不專業水電工。

我入行大概 8 年,2 年前終於獨立搞了間刺青工作室,叫「青和」,現在工作室在萬隆捷運站附近,直直走不遠也不近,女生走過來不迷路大概 7 分鐘。

問我為什麼會走上刺青路這條路嘛……

真的要說原由的話還蠻膚淺的喔,大學想追女生,那陣子手繪的東西很紅,網帽啊帆布鞋什麼的,我就是畫安全帽。畫了幾頂之後開始有朋友說他要她也要,一直畫一直畫,最後畫了快 20 頂吧,也算是畫出興趣。我不會畫畫,只是喜歡亂畫畫,可是後來這塊市場很飽和所以就這樣而已。

一樣是手繪,小巨從安全帽一路「亂畫」畫到人皮上。

第一次接觸刺青是因為愛衝浪,去找人家刺了一個跟衝浪有關的東西,在手上,海浪圖騰的手環。加上那時有個很屌的節目進來台灣,叫《邁阿密刺青客》,影響台灣刺青圈很大,像是開了一扇全新的門,同時也告訴台灣觀眾,刺青不只是傳統的半胛龍鳳(雖然不擅長但我覺得傳統刺青也有它的美),打開了台灣人對刺青封閉的想像,是有意義、很美而且是外國人在玩得很新的東西。

那時候我問幫我刺的師傅有沒有缺人我想學,那時候網路還不那麼發達,資訊不好找,想入行只有找店家當學徒,師傅收人前一定會問有沒有作品、作品集或繪畫的東西,我都沒有,就是幾顆安全帽,當然被打槍。

一年後終於等到他們缺人,師傅問我還想不想學,可是我那時候刻意大五延畢,正準備去美國華盛頓打工遊學。人到了美國,接洽的公司卻出包,經過一番折騰總算回到台灣,想想其實也蠻有趣的,花了 3 萬元體驗一個月的美國底層生活,雖然沒怎麼玩到但認識很多很酷的人,開了眼界。那時認識的只剩一個台灣女生還有臉書,上個禮拜幫我介紹客人過來,雖然我們幾乎沒有連絡,但她還記得我是做刺青的。

美國回來後進到第一間店學習,在那邊待了 3 年,跟我同期進去的 2 個人早就離開了,都是復興美工的,非科班出身的只有我。我一直不敢走,部分是因為我覺得我自己還不夠,對自己沒什麼信心,加上覺得欠老闆一份「帶入門」的情,後來發生一些事情才離開。都過去了,沒關係,現在都有聯絡啊,怎麼講,中間有一小段時間有點尷尬,但時間會沖淡一切,真的。

第2 份間店在公館和師大分部附近,我在第一間工作時就認識這個老闆,他其實只早我半年入行而已,可是他非常厲害,是個很有上進心、很拼的人,或許也是因為他的生活和各種壓力都蠻大的,總之成就累積很快。第一間店有狀況之後我去問他,一待又是 3 年。

也不是說我特別穩定,但待太短也不好吧?這個老闆人很好,很大方慷慨,一開始就表明要走都可以直接說,我覺得他超帥。後期我們有些方向或想法上的不同,這次有好好講,謝謝他的照顧,我想獨立了,最後請他幫我刺了「青和」2 字,就出來開始用這個名字。

在別人店裡待了 6 年,小巨病癒後終於決定與夥伴出來開店。

現在要做刺青容易多了,要當刺青師不需要什麼條件、不對!應該這麼說:成為「刺青工作者」不需要什麼條件,但要成為「刺青師」要,我很注重文字的使用。以前行內會笑稱刺青工作者跟理髮師一樣多,可是我覺得現在這個比理髮師還好入門,只要手上拿著刺青機,有人願意給你刺,你就可以是刺青工作者;但要到「師」必定要有一定程度的繪畫基礎,作品和實戰經驗也要到一個水準之上才有資格。我從未自稱「刺青師」,我還不夠格。

牆上貼的是歷年來完成的作品草稿,風格廣泛,問他為什麼有些沒上色?「因為我的色鉛筆沒了。」李小巨面帶羞赧。

你問當初那個女生嗎?她喔……安全帽是收下了,但沒有要跟我在一起的意思,我追女生都沒有追到過。


更多鏡週刊報導
不再是犯罪者的烙印 「宅刺青」體現ACG文化
【鄭問故宮展】《蒼天航路》王欣太也會來 親筆信感念鄭問啟發
一句「我是台灣人」分數歸零 美國脫口秀諷刺中國社會信用制度